正在加载

[腾讯nba今天的比赛]“中医治未病,人人做自己的上工”

时间:2019-10-09 18:27:49 来源:成人大片成人动漫网站_你懂的网址 作者:成人大片成人动漫网站_你懂的网址
国庆期间北京检查攀登者吴京演谁董事长的儿子去王者段位王者图片国内油价调涨

第二届“中国话语高层论坛”议题八:
  话语建构的中国智慧与西方经验


  “中医治未病,人人做自己的上工”
  ----后现代中医时代,《导引道德医学》
  开创人人健康新时代
  (上篇)







  中央党校 易英先
  2019.9.22(于天津•天津大学)



  【摘要】人类社会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医治未病,人人成为自己的上工;我命在我不在天,做自己健康的主人”,这是后现代中医时代的主旋律,《导引道德医学》是践行的把手。
  人体生命健康受道德实用功能的制约,受其实用制约的生命呈现的是生命阴阳的变化。中医认为一切疾病的源头都是阴阳,人体有阴阳两套系统。人类纵有千万种病、本质上只生一种病,那就是阴性系统“负熵”消减阳性系统“熵增”的功能故障疾病。把握道德实用功能,掌控阴阳变化,就是把握了自我生命健康,掌控了疾病,这就是我们憧憬的“后现代中医时代”。本文试论之(本论文分为上、中、下三部分)。
  本文中有我们先人的智慧,有人类文明的成果,更有我们当代国人在这个领域话语权的先声。
  [关键词]后现代中医;导引;道德;阴阳;负熵;生命力;中脉:健康;觉醒





  “中医治未病,人人做自己的上工”
  ----后现代中医时代,《导引道德医学》
  开创人人健康新时代
  (上篇)


  一、何为后现代中医时代,何为导引道德医学
  中医历史按照中医发展的时间划分,大致可以分为如下五个时期“古中医—传统中医—现代中医—中西医结合—后现代中医”。
  1、古中医时代
  概括中医元典《黄帝内经》的理论与实践,特质有三,一是《黄帝内经》最大特征是内求;二是以“阴阳-经络-导引” 为主要治病手段;三是汤草药是辅助治“症”疗法。
  《黄帝内经》所倡导以内求导引为主要治病手段,以汤草药为辅助治“症”疗法,它是真正正宗的中医。它做到了祛病、延年益寿,“上工治未病”的效验,成为了人人度百岁乃去的时代,在中医的历史上称为“古中医”时代。
  2、传统中医时代
  西汉初年,道医分家,道人上山修炼。中医人深入民间,以汤草药等外求方式为主要疗法。内求导引术以及相随的阴阳、经络中医理论与方法逐渐在民间湮灭失传了。中医人以师父带徒弟的方式传承两个东西:经方与经方使用的经验。这种以外求为特征并延续至今的医疗方法,在中医的历史上称之为“传统中医”时代。
  “传统中医理论体系”的形成,是以唐宋以降的文人墨客用中华文化曲解古中医导引“道德”、“天人合一”理论,使之演绎成为所谓阴阳五行的“传统中医理论系统”;以及以汤剂药学取代了中医内求“阴阳-经络-导引”的理论与实践,而形成了传统中医药学理论。
  3、现代中医时代
  以现代中医之父恽铁樵创立“脏腑虚化论”,标志现代中医时代的开端。现代中医与传统中医的根本区别在于,传统中医讲求实名实相,而现代中医遵循脏腑虚化。
  《黄帝内经》从成书年代开始,一直到一百年以前,脏腑及经络等都是实指的实名实相。西医进入后,全面揭示出中医知识体系的错误,尤其是中医脏腑知识的错误。1929年以余云岫为首向当局提出《废止中医案》。中医遭到致命打击而受到社会上下的空前质疑,废止中医似乎是迟早的问题。
  恽铁樵应时而出,提出脏腑虚化论,指出“《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之五脏”,这就是著名的脏腑虚化论。它颠覆了二、三千年来中医理论的基本遵循,是对中医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扬弃与再造。此论是将脏腑、经络等全部转为指向人体功能,而非解剖上的实指,经此一论,中医的原有错误就此消失,使现代科学再已找不到中医的任何破绽了。恽铁樵挽救了中医,被称为现代中医之父。
  现代中医历史的局限性在于,恽铁樵脏腑虚化论的中医理论,虚幻无比,完善得不可证伪,因而它绝对不是科学。
  恽铁樵在保护中医斗争中取得了胜利,但是此虚幻无比之论,从科学的眼光来看,其完善得不可证伪,具有诡辩性;从现实的眼光来看,其诡辩性给中医的治疗提供了随意性,中医人员良莠不齐,中医理论任意发挥,中医被称为是 “最大的骗子”。这些现实问题,客观上阻碍了中医的发展。
  4、中西医结合时代
  现代中医在理论不明、效验不稳的状态下,借鉴某些西医的部分,或以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而走向了传统中医药学发展的道路。
  从以上我们简略对中医历史过往的梳理,我们看到中医是怎样由鼎盛辉煌的古中医时代,一步步走向沉沦,从医者逐渐式微的过程。
  5、后现代中医时代
  中医的最高境界是向内求的理论与方法,其核心灵魂是“阴阳—经络—导引”,它最终解决的是人的内在“道德实用功能”与“天人合一”内在要求相和谐而兑现于人的问题。它是在对古中医“阴阳-经络-导引”博大精深理论与疗效精髓基础上的推陈出新。《导引道德医学》最大的特点是在借鉴古中医精华基础上将现代中医脏腑虚化论的诡辩以术的方式进行实证;通过导引技术手段将“阴阳不测谓之神”的阴阳把握在自己手中,将这个“神”掌控在自己手中;再通过阴阳之神反哺道德实用功能。人之道德、阴阳、“神”无论如何叫法,无论如何变化,它们的内在都具化在人体的“负熵”中,表现为人体生命力,以一己之力达到自体生命力的提升,达到健康、祛病、抗衰老提高生命质量的目的愈合目标。
  这就是借鉴西方的科学思想融进东方的理论体系;把先人的智慧推陈出新成为引领人类医学发展方向的指引,把古今中外人类健康梦想的实现集成于中国的故事、中国的声音、中国的方案,构建起健康中国话语宏伟大厦,开创后现代中医时代。
  二、生命与医疗的本质
  1、生命是个“负熵”过程
  奥地利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一书中说到,生命是一个“负熵”过程。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一个系统,只要是消耗能量,就会使该系统增加无序和紊乱,这种系统内部出现的无序和紊乱,在物理学上叫做“熵”, 产生的无序和紊乱程度的增大,叫做“熵增”。任何一个系统都需要“负熵”做功,消减系统的“熵增”,以维持系统内部的稳定。否则“熵增”的无限增加,会使万物归于虚无。生命是一个“负熵”过程是说,我们人体生命也是一个系统,生命系统过程要依赖于“负熵”,要依赖“负熵”的做功,矫正系统,消减系统的“熵增”,生命系统是依赖这个“负熵”来维持的。生命如果没有“负熵”做功来维持,生命将走向死亡。所以说“生命是个负熵过程”。
  2、医疗只能治症,不能治病。治病只能依靠生命“负熵”即生命力的提升。
  薛定谔所说的“负熵”在生命系统中是通过什么如何具体发挥作用的?
  病是由病症的症来体现的。在医疗治病上,无论是何种医疗,是没有治“病”的药,只有治“症”的药。医疗是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医学、中医以及其它的各种医疗,只要是以外求的方式,治症的药只能是把你的病症的症状抑制或消除,就算是治“病”了、治愈了。但是,常识告诉我们,症消失了,与病好了,完全是两个概念,症消失了,病灶还在。例如过敏,条件一具备,症状就又出来了。所以,症消失了与病好了相去甚远。
  告诉你一个不争的事实,凡用外求方式(如西医的药与中医所谓一针二石三砭四汤药、推拿、按摩等等)治疗病症的真实情况是:目前在所有的医疗中没有治病的药,药是治不好你的病的,它只能治你的症。
  在西医领域一直在致力于研究治病的药,而到目前为止在西医领域还没有治病的药;在中医领域里情况也同样是,中药不治病。在真正的传统中医里是反对用药去治
  “病”的。
  中医治未病、治已病是靠什么把病治好的呢?
  真正的中医是着眼于恢复人体的秩序,打开让免疫力受到抑制的这把锁,让免疫力去治自己的病,也就是提升人体免疫力。提升人体免疫力实质上即是提升人体的生命力。提升人体的生命力,这才是真正的中医理念,用这个理念去治病才是真正的中医。后世的中医之所以衰落,是因为丢弃了这个理念,而是越来越偏向于以药治「症」。所以说,提升人体生命力,才是治病的根本,是人类医学治已病、治未病的发展方向。对此,古中医几千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并发展出“治未病”的理论、技术与实践。
  3、“古中医”对于疾病的认识源于“阴阳”,判断健康、亚健康、疾病的两条标准
  “古中医”认为,一切疾病的源头都是阴阳。笔者认为,人是大自然的产物,阴阳法则就是宇宙法则。古中医对于人的治疗,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宇宙阴阳法则的高度。
  由古人阴阳论断受到启发,本人认为,人有阴阳两套系统,阴性系统,即“负熵”系统,它的功能作用是提升生命力对于疾病的免疫力与恢复力;阳性系统,即耗能的 “熵增”系统,它的功能作用是支配提升人体生命力的创造力,同时在耗能的过程中也会造成人体系统的“熵增”。人体生命力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即人体的免疫力、恢复力与生命的创造力。生命力是人体阴阳两套系统相互博弈既“负熵”与“熵增”的博弈结果,呈现出的是“生命力”状况的结果。
  现代医学同时还给予了另外一个证明,疾病的本质在于机体的内部矛盾,在于机体内部一定层次的结构、循环和功能的异常。
  由此,我认为划分人体健康、亚健康、疾病有如下的两项指标:生命力与机体内部一定层次的结构、循环、功能的异常(简称结构、循环、功能的异常)。
  那么,从人体阴阳两套系统相互关系的本质上说,阴阳两套系统在正常状态下(结构、循环、功能)是和谐的,阴性系统通过“负熵”做功(如正常休息、睡眠等“),消减“阳性系统在生命活动中的“熵增”生命就会处于健康状态,即两项指标都是正常的,人体就是健康的;从人体生命过程某一特定阶段来看,当“负熵”做功大致持平“熵增”时,生命力没有大的损害,而生命的结构、循环、功能出现了一般问题,生命就呈现亚健康状态;当生命力受到较大的损害,“熵增”使生命的结构、循环、功能出现足以致病的病灶和病症,人体就罹患疾病,或加速衰老、甚至死亡。
  更进一步从疾病的本质上说,人只生一种病,即阴性系统 “负熵”消减“阳性系统“熵增”的功能障碍病,即生命力患病,人体结构、循环、功能方面出现病灶而患“症”。祛除病与症,从战役上说首先要着眼解决人体内部矛盾,解决其在一定层次的结构、循环和功能造成的异常;从战略上说,最根本的问题是要解决“生命力”问题,它是人体健康、疾病、衰老、生死总根源问题。
  综上所述,“生命力”即是生命阴性系统“消减”阳性系统“熵增”问题,归到人体总根源的“阴阳”问题。解决“阴阳”问题必须回归“道德”问题。
  4、揭示道德于人体阴阳中实际功能的应用
  道、德与阴阳的关系是,道以载物,道以德显、阴阳承之,入手契机。道德的功能作用于人体,体现在人体阴阳运化过程中。 
  道是生命之源,德为生命之用。道运化生命之德,使道与德在人体生命系统中表现为不可缺少的生命力量,即直接表现为人的生命力。
  道之无形,它必须作用于人体。透过人体的媒介,显现它这种生命力的功能。道现媒介于人体,体现的必然是宇宙根本法则阴阳于为人体的阴阳法则的再现。于是人体之系统,就会遵循阴阳的特性而显现人体系统的阴阳特质。我们对于‘道’作用于人体的功能,称之为‘德’的特质。道德由人体承载之,以人体呈阴阳两性,表现为生命的能量,阴阳相博,以生命力呈现之。于此我们就有了分析道德于人体的实用功用的入手契机。
  道德在生命的运化中,道与德是与生命相伴随、相始终,道与德是以阴阳能量的形式参与其中,构成了人体生命化生的全过程。生命能量就是阴阳两套系统博弈生化的那个“生命力”,它的归宿就是阴性系统的“负熵”功用能力的体现。
  由此,人体健康依赖于自身的阴阳变化,依赖于阴阳两套系统矛盾主要方面的阴性系统的“负熵”的做功,这个阴性系统“负熵”的做功,它的源头就是人体生命中的“道”。正是这个道,要求人体身心的所有活动都必须要合“负熵”这个道,不离这个道,且要“惟道是从”。所以薛定谔说“生命是个‘负熵’过程”。
  生命怎样能够做到遵从不离“负熵”这个道呢?那就是反向遵从老子老子“一二三万”理论,其逆返回归的路径依赖是:
  生命能量化生生命物质,生命能量为三,生命物质为“万物”。正向是三生万物,反向就为“万物返三”,体现的是道德功用“负熵”博弈胜出后,阴性能量转化为阳性能量,呈现的是生命的创造力。
  生命阴阳两套系统生化生命能量,是道德使生命阴阳能量生化为生命能量,生命能量为三,生命阴阳能量为二,正向是“二生三”,反向就为“三返二”,体现的是道德直接功用于阴阳两套系统之“负熵”与“熵增”的博弈,也是阴性能量与阳性能量的博弈。博弈遵循一个规则,在生命行为方式上,遵道贵德之人,一定是阴性能量强大,一定为阴性能量所胜出。所以说,生命能量回归生命阴阳,遵道贵德,“负熵”一定掌控“熵增”,其具体作为者就是德;而德的背后,又是在生命行为方式上遵道贵德,能够使德显的必然。人体最高级的境界是,在遵道上的阴阳博弈中,生命必然回归“负熵”为“一”,生命必然回归为“一”这个道的归宿,这个“一”就是道。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就完成了老子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创世回归的逆返分析过程。只有通过这种逆返回归的分析过程,我们才能够把用道德、阴阳融为一体,具相解决人体健康、亚健康、疾病、衰老、聪明、智慧等一系列生命问题,才能把利用道德规律的实用功能与老子“一二三万”逆返回归理论做有机契合,这样才是揭示遵循道德规律于人体阴阳中所体现出的必然是这一实用功能兑现最有说服力的解释。
  5、阴阳不测谓之神,人体阴阳的测量,“神”将“不神”证明人体有阴阳两套系统
  阴阳不测谓之神,掌控人体阴阳,使不测变为可测,“神”就变为“不神”。兑现可测,它是后现代中医实现人人健康新时代的直观可查的科学证据。
  阴阳真的是可测的!我们发现,生命伴随阴阳是客观存在的。放眼自然万物对应体,阴阳始终存在一大一小,一强一弱,呈现相互作用的互根性。人体生命过程具有,阴性“负熵”系统有向上清杨特征,阳性 “耗散”系统有下坠重浊特征。
  自然力(能)导致的向上清杨,下坠重浊在新生儿身上体现是有科学依据的,并且呈现博弈状态下的规律性变化。新生儿负生物电8成,正生物电2成。负性生物电大于正性生物电,所以阴性优势向上轻(清)扬。人的正性生物电呈现的是不可逆反应的变量。随着年龄的增长,正性生物电囤积多了,而负性生物电越发减少,这就证明了阳性系统“熵增”向下重浊开始递增了。随着生命系统内递增的熵增,直至负性生物电失去上扬起凸的活力,等到生命中呈现一条平衡线不能上下起伏了,生命就终结了。
  由此看到,在生命过往中,生命衰老就是,偏正性生物电梯度酸性开始梯度递增(阴正向下重浊),偏负性生物电梯度碱性开始梯度递减(阳负向上清扬),由于这种生命现象是“不可逆转”的,也就伴随生命的必然衰老与死亡。
  特别引申说明,生命中平与中和平衡对生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只有负性生物电始终保持上扬起凸的活力(既偏负性生物电梯度碱性梯度递增),机体就可以保持青春状态甚至或者返老还童。有此科学的依据,导引的操纵就有了方向的遵循,既只有在阴阳两系统强有力的博弈中,偏正性生物电梯度酸性开始梯度递减(阴负向上清扬),偏负性生物电梯度碱性开始梯度递增(阳正向下重浊),直至发生生命的本质了逆转(就中老年人而言),生命就进入逆转生命衰老进程中,即返老还童状态,生命终现返璞归真状态。

  6、被中、西医忽略的中脉,竟是人体生命、健康的神圣
  中脉是健康的具体功用,是实现健康的途径,是承载道德、阴阳、负熵的最直接的承载者。健康在古中医中表述为,“健”,强劲有力,为健,意为强劲有力地推动、律动;“康”,康庄大道,为康。健康的整体意思就是,在康庄大道(中脉)上强劲有力地推动、律动。
  中脉是生命的通道,是道德的使者,是提升生命力的枢机所在,中脉是主宰人体灵魂“负熵”居所的主控室。中脉于人体健康、人体生命居于无以复加的重要。反过来说,有了中脉健康,才有了生命的健康,生命健康有赖于人体的中脉健康。
  呜呼,哀哉!人们口口声声说要健康,却真真正正地不知何为“健康”。人们要健康,不要中脉,不知健康何来?岁月阉割了中脉,也就阉割了人类通向健康的康庄大道、阉割了中华文化最为神圣、辉煌的道德、阴阳、中脉、健康等等的精华。
  当下人们读不懂道德、阴阳、中脉、健康,这些中华神圣文化的精华,成为了历史的尘土,成为人们的梦呓。只有在后现代中医时代,数千年前的道德、阴阳、中脉、健康,才能真正回归神州大地,走进人们的生活,道德、阴阳、中脉、健康才能成为后现代中医时代的主旋律。
  7、西医、传统中医、现代中医的本质缺陷
  人们从出生后,眼、耳、鼻、舌、身、意,都是向外求的。当它们受到了外界刺激,七情六欲的产生,产生了人体的“应激”反应。人体“应激”反应主要是由人体相关的系统,操纵各个相关器官应对这种“应激”来完成的。进而形成了人体习惯性的“应激”系统。这就是《导引道德医学》所说的“人体的阳性系统”。
  “人体的阳性系统”的功能有两方面,一是以转化了的生命力,在应激过程中表现为人体的创造力;二是在日常行为中和在应激过程中,即在人体系统消耗能量过程中,产生“熵增”。“应激”与“熵增”,它们是在人体系统的“耗能”中,主要由人体的各个器官来完成的,因此主要的生化反应基本发生在人体的前面部位,形成相对的固化的空间区域,我们称之为人体“常态生化区域空间”,这就是人体阳性系统的区域空间。人体从降生以来,所有的生化方式都是以“常态生化区域空间”作为主导区域,以致导致“熵增”的增加,到不可控制,而“负熵”逐渐减弱,导致生命力受损,罹患疾病、衰老直至死亡。
  西医的缺陷与悲哀在于,它们只研究“人体的阳性系统”即在日常行为中和在应激过程中,人体系统消耗能量过程中产生的病灶与病症,眼光与视野局限在所谓人体“常态生化区域空间”内,而对于与之相对应的人体阴性系统“负熵”的功能、功用,人体的“中脉的区域空间”视而不见。坦白地说,它们本身不是视而不见,而是没有能力“见”。因为这些真实,从医生本人,到使用仪器,都是他们不可能见到地。西医医生对于“中脉区域空间”直接承载道德能量是如何转化为人体阴性能量--人体生命力更是不可想象的。至于阳性能量是生命体后天生发出的能量,人体生命力在阴性系统中表现为免疫力、恢复力;在阳性系统中表现为生命力经转化后的创造力,在西医的教科书中从无见到。
  从对于人整体认识的意义上说,西医对于道德、阴阳、中脉等等是没有能力认识与治疗的,西医只能针对人体物质,而被称为是“救急”的医学。
  反过来,中医是“脱胎换骨”的医学,是“凤凰涅槃”的医学,是道德生命“返璞归真”的医学。
  重构中脉,要求把人体主导生化区域由躯体前部的“常态生化区域空间”用导引的方法转化到躯体的“中脉的区域空间”。按照人体阴阳太极图示,是阴阳两条太极鱼(两个区域)互转180°。这意味着原来由阳性系统主导的“常态生化区域空间”生化的“熵增”模式转变为阴性系统主导的“中脉的区域空间”生化“负熵”模式。导致这个模式变化的是导引,这个导引所导引的是人体“天翻地覆的工程”,意味着人体方方面面整体的根本改变,所以说中医只有有了中脉的根本改变,才是“脱胎换骨”的中医、才是“凤凰涅槃”的中医,才是道德生命“返璞归真”的中医,才是真正的中医。而以“一针、二石、三砭、四汤药”形式主导的“黑箱”中医,它不是纯正的中医,它们只是中医的辅助疗法而已,因为这些治疗手段,根本无力重构道德、阴阳、中脉、“负熵”生命体系。
  8、后现代中医是如何重构人体中脉区域空间的
  中脉既然是生命的通道,通道就要有区域空间。中脉的区域空间,在婴幼儿时期是畅通无阻的。随着人体由青年进入中年以后,人体这条中脉的区域空间,随着人体结构(主要是脊椎)、形构(由于脊椎的变异,牵连到的相关部位或区域)的变异,就像河流不经护理,有些地段径流减少,有些流经的关卡地段受到不同程度的阻碍,从而影响到人体整体循环(典型如三高、老年痴呆等),在新陈代谢差的地方,就会内环境发生改变(典型如癌症等),形成病灶,抑制相应器官功能作用(典型如糖尿病),直至罹患病症。中脉健康与否直接决定人体生命力好与怀的状况,所以才有说,中脉是道德的使者,是提升生命力的枢机所在,中脉是主宰人体灵魂“负熵”居所的主控室。由此,中脉是决定人体健康、亚健康、疾病两项指标,即生命力与机体内部一定层次的结构、循环、功能的异常(简称结构、循环、功能的异常)的总统括。中脉为中西医经年所忽略,真正是人类的悲哀,是人类医学走不出误区真正原因所在。
  上面说到,中脉通道是要有区域空间的。这个区域空间会有径流减少,流经关卡受阻的地方。导引最实用功能之一就是利用导引技术,对于这个区域空间的结构、形构进行“整治”即矫正结构,使形构恢复“空间”,使空间恢复到“原生态”形态。
  使用导引技术恢复中脉的区域空间,要被导引的大的区域有:向“聪明”要空间。聪明是指“耳聪目明”,其空间是中脉区域空间的一部分;向颌骨、咬肌要空间,导引颌骨,就可以放松咬肌,放松咬肌就可以放松大脑。从这个意义上讲,咬肌是影响大脑内环境及其有关功能的重要部分。它可以影响到整个大脑的每一个细胞及细胞再生,影响垂体、松果体的功能(进而影响全身的生化功能)、影响各脑室与整个大脑脑脊液的循环(老年痴呆)等等;向“人中穴”要空间,通过导引“人中穴”,疏通“鼻腔-咽喉要道-心肺形构”通道。这是人体的枢机通道,是人体内外沟通的通道,是人体“濒死体验通道”(这里不细说,在导引技术应用篇中有所交代);向“膏肓”要空间,即向彻底改善心肺功能要空间。它们是支撑全身健康的保障;向“马阴藏相”要空间,它们是人体“三焦”中“下焦”与“中、上焦”联络成为一体的保障,也是人体“三江水倒流”功能的保障。在中脉区域空间内部,中脉律动的沿线,还有许多重要的关卡,如脑后部的“玉枕关”,人体后背部与“命门”关联的“夹脊关”,人体躯体底部关联任督二脉的“尾闾关”等等。
  可以这样说,导引中脉区域空间中的每一部分空间,中脉上的每一个关卡,导引对于它们进行的每一步矫正、疏解后,就都会有每一步导引后实证的印证。这些实证的印证,对于每一个导引人来说都是可以得到印证的。生命的殊胜在于它们与道德、负熵、阴阳等等于人体表现为共生、共体,当你厘清了它们各中关系后,去再单独感受各自的不同时,你才会真正感受到生命不同的殊胜,这样才是理解、践行“中医治未病“,”做自己的上工,做自己健康的主人”的真正开始,随着《导引道德医学》精髓深入的掌握,我们才是后现代中医时代的真正主人。

  (上篇完)